排名点击软件:波林·格林大学

  黑猩猩并不会讲单口相声的笑话,但是它们也像人类一样喜欢被搔痒,普罗文认为搔痒是笑的根源。在他的实验室中,普罗文给我看一段两只小猩猩,一只叫佳胥,另一只叫莉吉,跟照顾它的人类玩耍的录像带。每一次黑猩猩的肚子被搔痒,黑猩猩就歇斯底里地又逃又笑。“这就是黑猩猩的笑声。”普罗文说。跟人类的笑声非常相近,我发现我也跟它们一起笑了起来。
 
  很多父母会告诉你,搔痒常是他们跟孩子玩耍的第一个游戏,也是一定会产生笑声的一个游戏。法特是世界上首次教会黑猩猩手语的人(这只黑猩猩名叫华休),他说搔痒在黑猩猩中也一样的普遍,甚至更常见。“搔痒对黑猩猩来说可能更重要,因为它们终其一生都在玩这个游戏,”他说,“华休甚至到了37岁仍然喜欢被搔痒。”正在学习手语的小猩猩,搔痒经常是他们谈话的主题。
 
  搔痒像笑一样,它也是一个社会活动。像幽默的不一致性理论,搔痒也是依赖某些程度的惊奇,这是为什么你无法搔自己的痒,可预测的碰触并不会引发笑声而且不会有痒的感觉,只有不预期的碰触才会。有好几个跟搔痒有关的实验都显示搔痒跟感觉运动系统的自我和他人的辨识有关:假如这个系统命令你的手移动到你的肚皮上方,当你的神经末梢报告它被碰触时,你就不会感到惊讶;但是假如这个碰触是别的感觉运动系统所产生的,肚皮被搔就是一个惊奇,搔痒的愉快笑声是大脑对这个碰触的反应。对人类和黑猩猩社会来说,搔痒通常是最早出现在父母和子女的社会互动中,这对造成父母与子女的亲子联结有很重要的影响。“搔痒和笑这么重要的原因,是它在维持家庭和小区的联结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法特说。
 
  几年前,普利兹奖得主科学家戴蒙(Jared Diamond)写了一本标题耸动的小书《性趣何来?》(Why Sex is Fun)。有一些对笑的研究显示搔痒有演化上好笑的原因:它鼓励我们善意去跟别人玩。很多时候,你假装要搔孩子的痒,手尚未接触,他们就已经“呵、呵、呵”地乐不可支了(法特说黑猩猩也是如此);普罗文在他的书中说可以把“假装搔痒”(feigned tickle)看成“最原始的笑话”(original joke),孩子生命中第一个故意的行为,特意去探索搔痒和笑的神经回路。我们的喜剧坊和电视喜剧是经过文化加强的童年游戏,我们曾经对父母及兄弟姊妹的惊奇碰触微笑,我们现在对笑话的惊奇结尾微笑。搔痒的笑跟婴儿的吸吮与微笑本能一样是进化来加强父母和子女的亲子联结,后来延伸到成人的生活中。
 
  波林·格林大学(Bowling Green University)教授潘克塞(Jaak Panksepp)是位重要的神经科学家,情绪方面研究的先驱。他认为游戏回路的重要性不亚于恐惧和爱的回路。他发现小老鼠游戏的本能是不容易压抑下去的,如果不准小老鼠玩翻跟斗、追逐等游戏(这个是小老鼠的本能,只要把它们放在一起,就会彼此捉弄,同时会有吱、吱的叫声,相当于我们的笑声出来),它们只要逮到机会,立刻会做这种游戏。潘克塞将老鼠的这个游戏本能比喻为小鸟的飞行本能。“小老鼠聚集在一起做社会活动是最强有力的正向情绪,一旦你的肚子饱了,你没有任何身体上的需求,你就会想去跟别的小朋友玩。”潘克赛说:“3~6岁的童年期是我们看到人类笑的次数最频繁的时候,他们的最爱便是追逐、翻跟斗,所有肢体接触的游戏。”
 
  年幼的哺乳类最爱做的事便是游戏,对人类和黑猩猩来说,笑就是大脑表达对游戏感到快乐的方式。普罗文认为笑声是礼仪化的喘气,你在笑的时候其实就是重复了追逐游戏时的声音,所有的孩子在追逐游戏时一定都会发出笑声。搔痒是我们灵长类祖先留下来的一个重要东西,碰人家和被别人碰都是作为哺乳类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需要接触他人。
 
  我们对笑的神经机制还不很了解,我们并不知道笑为什么会令我们觉得愉快,虽然最近的研究已发现笑会活化伏隔核,这正是掌管爱的回路的同一个地方。潘克塞的实验显示阻挡鸦片剂(opiates)作用的药物同时也会压抑老鼠游戏的天性,这表示大脑的内啡肽系统(endorphin system)可能跟笑的快乐感有关。有一些临床上研究显示笑会使你健康,因为它会压抑紧张的激素,并且提升免疫系统的分泌型免疫球蛋白(S-IgA)。假如你把笑看成幽默的同义词,笑会使你健康就说不过去了。后天选择为什么要使你的免疫系统对笑话起反应?普罗文的看法比较能合理地解释这个现象:我们的身体并不是对笑话起反应,我们是对社会联结起反应。
 
  这种看法正好可以作为进化学派和弗洛伊德心理学派的桥梁。在两者的模式中,过去都比现在重要: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派认为过去的焦虑、创伤记忆影响着成年后的心理;达尔文学派认为我们祖先所居住的环境影响着我们,虽然我们现在住的是大都市,但是我们的大脑还是有着当时应付非洲大草原最佳的策略。这两个模式都认为过去的历史使现在的真实性复杂,因为过去的驱动力和欲望无法配合目前的需求;在达尔文的理论架构中,我们受到人类这个物种早期(童年期)的影响,而在弗洛伊德的理论架构中,我们受到个人童年期的影响。
 
  所以要了解笑的根源必须将达尔文和弗洛伊德的模式综合起来。我们笑主要是因为在儿童发展上最易受伤害的时期,笑是将父母与子女亲子关系紧密联结的情绪黏着剂。对父母的触摸会微笑的孩子会对大人产生强有力的情绪联结,这个联结会帮助孩子生存下来。但是大自然是个非常节俭的家庭主妇,她不愿多花设计的钱,最好是一物多用,假如孩子的大脑中有一套联结的机制,孩子长大了也不需要让它消失,所以抚养孩子时所需的机制就移到长大后社交场合来用。因此,我们看卓别林的电影会笑时,我们要感谢童年,这不是弗洛伊德所谓的自己的童年,而是童年本身以及童年时期独特的挑战所带给我们的能力。

上一篇:迁安网:普罗文
下一篇:301转向:笑进化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排名点击软件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排名点击软件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排名点击软件”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