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收录:“自闭经济学”

  中国改革的一个特点就是拒绝故步自封的原教旨经济学或新自由主义,走自己的道路。
 
  最反对西方制度的是西方的年轻人,最反对西方正统市场经济学的是西方学经济学的大学生。为什么呢?他们发现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18世纪欧洲的大革命发源于法国,当今西方年轻人的反叛也起源于法国。他们对西方经济学的批判揭开了它们的浪漫面纱。
 
  一年四季巴黎都风情万种,春天的巴黎最是慵懒浪漫。巴黎的空气里面,永远有法国大革命的气味。
 
  2000年巴黎的春天,特别不同。古老的巴黎-索邦大学注定难以同往年一样,沉浸在浪漫依旧的历史氛围里面。年轻的理性一手挽着浪漫,一手挽着叛逆,在校园里徜徉着。
 
  这所大学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基因。它的前身是巴黎大学,创立于1150年,曾经是欧洲第二古老的大学。在它存在的那几百年里,许多教皇,许多国家的总统、皇室成员、科学家和著名知识分子都曾经在这里学习。在20世纪60年代的学生运动以后,巴黎大学于1968年5月被法国政府取缔。古老而悠久的大学不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13所彼此独立的大学。现在的巴黎-索邦大学就是其中的1/13的学生。
 
  这年春天,一群来自法国著名大学的经济系学生,包括索邦大学的学生,聚在了一起。浪漫的情怀,追求真理的传统激情,以及对统治经济学讲堂的正统市场经济学的怀疑、不满和批判,像核聚变一样在他们中间裂变。他们热情洋溢,智慧理性;他们慷慨叛逆,智勇冷静。继承了1789年以来传统和1968年精神的年轻学子,又一次挑战旧的秩序,又一次石破天惊。这次,他们挑战的是统治西方经济讲堂和政经秩序的“正统经济学”。千禧年的第一个春天,他们发表了对西方经济学的批判宣言。《经济学学生致教授和其他对经济学教育有责任的人的公开信》,就是他们发表在网络上的呼吁书。在经济学历史长卷上,他们写下了自己的青春激情和理性批判,留下了同巴黎的春天一样斑斓的章节。
 
  他们把传授给他们的市场经济学称为“自闭”经济学,认为它同现实完全脱离,存在于一个幻想的世界里面。他们呼吁把经济学从“自闭”和无关社会现实的状态中拯救出来:
 
  我们当中许多人之所以选择经济学,是因为我们想对当今公民所面对的经济现象有一个深刻的理解。但是,我们被灌输的教育,其中大部分是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和从中演绎出来的方法,完全违反了(我们的)这个期待。事实是,甚至当这个理论合乎情理地远离许多具体事件的时候,它没有完成对事实的必要回归。实证的一面(历史事实、制度功能、行为研究和当事者的战略等等)几乎完全不存在。更进一步讲,教育当中的这个鸿沟,对具体现实的漠不关心,对那些想让自己为其他经济社会成员有所帮助的人们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简而言之,误人子弟。
 
  他们反对边际主义和理性人的假定;他们批判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或原教旨市场经济学反对独立思考的偏执;他们不同意在微观经济学当中用单纯的原子过程来解释所有经济活动;他们提倡在经济学讲堂上公开讨论不平等、失业、金融在经济中的地位以及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优缺点;他们指责新自由主义躲避所有那些已经存在的经济方法和思潮,而只允许学生接触自由市场经济学的封闭做法。
 
  他们宣称,“我们不允许把这个自闭的学科再强加在我们身上”。
 
  他们的批判如同投入死寂水池的一块石头,激起了千层波浪;
 
  又如同蒲公英种子上白色冠毛结成的绒球,种子可随风播撒在风能够到达的地方。
 
  后自闭经济学(Post-Autistic Economics)运动从此诞生。
 
  呼吁书发表以后,马上得到许多大学生的签名声援。许多报刊电台和电视做了报道。当年6月法国的许多经济学教授发表声明支持学生,并且进一步提供需要改革的分析和证据。9月,Le Monte报纸在一篇文章中问道:大学里面的经济学教育是不是应当重新思考?
 
  这场“后自闭经济学运动”受到了新自由主义建制派的反扑。他们指责这场运动是法国新闻界导演的托洛茨基式阴谋。这股反对的力量主要来自大西洋另一边的美国。他们不去回答为什么新自由主义不是“自闭经济学”,不正面回答学生们提出的种种问题,而是采用了一种古老的技巧:如果你不喜欢信息,那你就攻击乃至杀死传递信息的信使。他们指责学生们缺乏必要的训练,不了解新自由主义或原教旨市场经济学。但是,这些叛逆的学生中有许多是顶尖大学顶尖经济系的顶尖学生,他们汇集了青年一代中最优秀和训练有素的经济头脑。在指控面前,他们娴熟地演绎了新自由主义的理论和数学模型,并以点穴的方式指出这些数学模式难以自圆其说的弊端。
 
  这让那些想通过杀死信使而扑灭这场经济学反思运动的统治学术的建制派非常难堪。有人指出,那些新自由主义的学术建制派之所以迫不及待地玩弄这个陈旧的技巧,是因为如果学生的叛逆成功的话,建制派将是最大的失败者。如果原教旨的西方市场经济学是一个“自闭经济学”的话,那么,那些依靠这个“自闭经济学”而得以功成名就的“大家”们,将面临潮水退却以后裸泳的困局,他们头上的那些光芒四射的头衔就会像晚秋的树叶一样纷纷跌落在地上。无边落叶萧萧下的后面,是他们个人利益的冬天。《射雕英雄传》里面的裘千仞们,将靠什么行走江湖呢?那些大师们一定要装成拥有完美的市场理论,如同裘千仞们一定要装成身负绝世武功一样。
 
  后来法国政府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来调查这个问题。
 
  这场运动蔓延到了许多国家。剑桥和牛津经济专业的博士生和非博士生发表了自己的宣言,呼吁“打开经济学的大门”(Opening Up Economics)。市场经济学不能再故步自封,自我封闭,不能再拒绝历史和现实经验,不能再陶醉于自己营造的完美玻璃世界里。市场经济学需要有开放的心态,展开自己的双臂拥抱实证的材料,需要依据实证的材料来修正自己,而不能抱着那几个简单的基本假设不放。
 
  2010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发起了一场国际性的学生运动,呼吁把经济学教育从新自由主义的紧身衣里解放出来。它呼吁世界范围的经济学学生把它的宣言书贴在经济系的大门上。
 
  年轻人最不保守。有人说一个人如果在年轻的时候不善于革新,在老年的时候不善于守成,这个人可能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心脏,在老年的时候没有大脑。这大概是创新和持续、改变和稳定的一种天然的平衡吧。国家的发展既需要青春的活力,又需要老成的持重。这种平衡既保持了历史前进的活力,又避免了离散型的变迁。西方年轻人发动的这场对原教旨经济学的反思,在2008—2009年的大萧条中得到了历史的验证。这个用几万亿美元的损失和数以亿计的中下层的苦痛做成的勋章却太沉重,沉重得让西方的年轻人从理论的批判转向了现实的批判。
 
  那就是“占领华尔街运动”。
 
  这是西方青年千禧年以来探索的历史过程,也是一个逻辑过程。他们先批判市场原教旨经济理论脱离现实,要求改写经济理论;后来,他们发现,只有先改变市场经济的现实,才可能改变它的理论。
 
  莫道青史尽成灰。他们创造了历史,历史必将记下他们。

上一篇:医院网站推广:美国学派在美国经济发展中作用
下一篇:邓友琪:原教旨市场理论意识形态化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sci收录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sci收录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sci收录”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