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周贾曾:付之一炬

  在美国电影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Stanley Kubrick)1964年执导的电影《奇爱博士》(Dr.Strangelove)中,脾气暴戾的美国空军将领杰克·瑞朋(Jack D.Ripper)派遣B-52轰炸机对苏联发动袭击,试图挑起核战争。就在举枪自杀之前,他向英国皇家空军上校莱昂纳尔·曼德雷克(Lionel Mandrake)解释了自己的动机:
 
  瑞朋:你知道饮用水氟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曼德雷克:不,我不知道,杰克。不知道。
 
  瑞朋:1946年,曼德雷克。一种外来物质被引进我们珍贵的体液中,我们却都不知道,当然也别无选择。
 
  曼德雷克:杰克……杰克,听着,告诉我,嗯……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这个理论的?
 
  瑞朋:这个嘛,我,嗯,我,第一次想到这一点,曼德雷克,是在用身体行动表达爱意的时候。[141]
 
  50年后,很多看似精神正常的人也被一种非常类似瑞朋将军的恐惧控制了,他们担心以促进健康的名义被引进的儿童疫苗像自来水氟化一样,本身实际上是造成流行病的原因。
 
  跟其他药物一样,疫苗也有副作用,而且大家早就知道,在几百万个接种疫苗的儿童中间会有几个出现负面反应,在少数人中后果会非常严重。跟其他药物不同,疫苗一般用于健康的儿童和成年人,而不是病人。这种看起来不正常的情况——医生或护士把针头扎进一个非常健康的宝宝的身体,让他或她大哭起来——总是会引发一些家长心中的返祖性恐惧。在历史上对疫苗接种方案的反对存在大量例子,尤其是在政府强制推行的情况下。但是目前关于疫苗接种的恐慌有它自己的流传病学。
 
  1998年,一个名叫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的英国医疗研究人员,在发表于英国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L ancet)的论文中声称,他和同事发现麻疹疫苗(可以预防麻疹、腮腺炎和风疹)跟一种肠病和自闭症之间存在联系。该领域的绝大多数专家一开始就对韦克菲尔德的结论持怀疑态度,其他研究团队也未能再现他的研究结果。显而易见的危险也很快就被指出,那就是如果对这个在科学上站不住脚的麻疹疫苗安全性的问题过度关注,可能会导致一些家长不给孩子接种疫苗,进而影响整个国家的人口健康。
 
  但是在最初几年,在英国等地新闻中对这个故事的报道显得好像争论双方实力均衡。英国广播公司的议题式电台节目《今日》,孜孜不倦地报道这个故事,并组织了多场直播辩论,疫苗压力团队的非专家代表和代表政府的科学家和、医生的发言时长相同。[142]对韦克菲尔德理论的重视带来了影响。《今日》节目在2001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毫无疑问这项调查是由该节目自己的倾向性报道促成的——至少有79%的调查对象认为应该对该问题进行公开调查。[143]正如预料的一样,不仅在英国,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都有所下降,数年后,英国和其他国家的麻疹发病率开始上升。
 
  科学和职业问责的车轮前进得缓慢,但是到了适当的时机,韦克菲尔德的论文被证实既有错误又存在欺骗,名誉扫地。另外一份专业医疗杂志将它描述为“可能是……近100年来最具有破坏性的医疗骗局”[144]。2010年,韦克菲尔德因严重违反职业操守被吊销行医资格。那篇论文的联合作者早在几年前就否认了与那篇论文及其理论的关系。
 
  有人也许会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是早在关于麻疹和自闭症观点证据确凿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前,反疫苗接种运动就已经聚集了自己的力量。他们并没有放弃对这种联系的信任,而且还提出了关于疫苗可能是造成自闭症和其他疾病与残疾的原因的大量猜测。其中一种就是“太多,太快”,或者叫“疫苗过量”理论。这就是本章开头节选的唐纳德·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节目Fox&Friends的电话采访时提到(甚至可能会主张这是自己首创)的理论。
 
  这种理论并没有医疗或科学证据支撑,甚至没有概念模型来表明它为什么是真实的。儿童接种疫苗的日程安排过去会,以后也将会继续经受密切监控。就像吃甘蓝菜一样,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婴儿接种疫苗会导致自闭症。但是对那些真实信徒来说,这些事实并不是事实,而是阴谋和掩饰的证据。小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Kennedy Jr.)就是一名反疫苗接种活动领导者,他们指责美国政府和医疗机构掩盖危险的真相,举行“秘密会议”“串通”大型制药公司,并且在对外援助促进并资助发展中国家的疫苗接种方面,让美国面临全世界指责毒害他们的儿童的危险。[145]这位反疫苗接种人士利用典型的现代修辞倒装,一开始就把医疗机构本身定义为“反疫苗安全的游说团体”,并把他自己描述为非反对人士,而是支持儿童健康的运动参加者。浏览一下反疫苗网站样本(childhealth‐safety.wordpress.com),你就会发现疫苗接种守卫者被他们称为“网络暴徒和流氓”。“这些禽兽,”该网站写道,“令人讨厌,就是讨厌。”[146]
 
  在安德鲁·韦克菲尔德丧失信用后,大部分媒体调整了对这个故事的态度,不再给疫苗怀疑者同等时间或同等处理方式(在采访特朗普时,《福克斯和朋友》(Fox&Friends)节目的主持人想方设法讲清楚,大部分医生并不相信疫苗接种与自闭症之间存在联系)。但是它的诱惑力依然存在,即使是出于新闻和道德安全的原因,这些观点后面至今还跟着一个问号。以下是2012年每日邮报网站(Mail Online)的一则新闻标题:
 
  麻疹:一个母亲的胜利。大部分医生都说三次接种疫苗与自闭症没有联系,但是这个意大利诉讼案件是否会重新燃起这场存在争议的辩论?[147]
 
  媒体持续关注这个问题的原因之一,是很多大力提倡疫苗怀疑论的人的身份:他们都是名人。以真人秀电视明星克里斯汀·卡瓦拉瑞(Kristin Cavallari)为例:
 
  你知道,说到最后,我只是个母亲。现在有很多非常吓人的统计数据,是关于疫苗的成分还有它们导致的问题——哮喘、过敏、耳朵感染等。我们觉得我们是在为我们的孩子做出最好的决定。[148]
 
  然后是身兼模特、电影和电视演员,性格多面的詹尼·麦卡锡(Jenny McCarthy),她可能是最著名也最执着的反疫苗名人:
 
  我们做母亲的不是在治疗自闭症,而是在治疗疫苗伤害。当你把疫苗伤害治好了,自闭症也自然会痊愈。[149]
 
  “1983年,接种次数是10,”她告诉《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节目主持人,“当时自闭症的比例是一万分之一。现在接种次数是36,自闭症的比例是一百五十分之一……所有的箭头都指着一个方向。”[150]就像瑞朋将军说的那样,再明显不过了吧,是吧?
 
  开明的喜剧演员兼HBO电视访谈节目主持人比尔·马赫(Bill Maher)告诉他的观众,他并不相信健康人容易受H1N1(猪流感)病毒的影响,并且反对任何人——尤其是政府——“把疾病戳进他的胳膊”。[151]事实上,健康的儿童和成人的确容易受H1N1病毒的影响,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很多人都感染过,还有人死于这种病毒。预防这种病毒的疫苗也不含活的病毒,跟马赫想的并不一样。

上一篇:爱情闯进门首映礼
下一篇:长安一中校园网

七天网络温馨提醒:薄周贾曾的这篇相关文章仅代表个人的观点,内容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会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错误的情况!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网络的SEO小编强,薄周贾曾这篇文章仅供参考,欢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评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问,请您在留言区留言,还望给位不吝指正,谢谢!

薄周贾曾推荐阅读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薄周贾曾”的信息,欢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详细的内容!